山水有清音——杨澜与《汀南廑存集》

2019-10-11 作者:七娃   |   浏览(

  编者按

  客家是分布范围广阔、影响深远的汉族民系之一。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客家学成为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并取得众多成果。客家文学是中国文学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既有客家民系的特点,又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本期刊发的《山水有清音——杨澜与〈汀南廑存集〉》介绍了福建客家第一部诗歌总集的情况;《客家族群与客家文学》,则揭示了客家文学的族群特征;《杨方:刚正其人,清简其诗》则介绍了长期生活于客家地区的朱熹弟子杨方的刚正人格与清简诗风。三篇文章介绍了客家文学或其代表人物代表作品的特点,希望能引起读者的兴趣。(郭丹)

  清代道光年间,福建汀州府长汀县人杨澜编辑的《汀南廑存集》四卷,精选作家106人,作品663首,范围遍及汀州八县,时间经历五代、宋、元、明、清(清初至道光年间),跨度千年,是福建客家文学第一部诗歌总集。由此,我们或可揭开客家文学审美价值的面纱。

  杨澜,字蓉江,号二樵,清代长汀进士杨联榜之子,曾与宁化伊秉绶、吴贤湘为文字交。乾隆五十四年(1789),杨澜考中恩科举人,道光元年(1821)任四川昭化(今四川省广元市)县令,未及半载即辞官而归。返乡后,他潜心著述,整理文史,其诗“云萝隔四邻,山水有清音。风雪人归早,烧烛且论文”,就是他笔墨生活的写照。杨澜一生有三大贡献。一是他应长汀知县邱锡章之聘,总纂《长汀县志》,期年而成,为长汀县第一部县志。二是他写了一部有关汀州府及其所属八县的地方志《临汀汇考》十二卷,汀州知府刘国光为此书作序,称赞其“大而建置沿革,小而物产风谣,正谬析疑,淹灌精核。至其发论建议,尤能穷尽事理,备深劝惩”。三是编辑《汀南廑存集》,为保存福建客家古代优秀文学作品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

  杨澜在《汀南廑存集》的《自序》中认为,福建有林子羽、高廷礼为代表开创的闽派诗歌,但汀人之诗“并无所谓派”,“自郑仲贤后,汀人之诗,皆山水清音,不必有芬芳悱恻之风。怀香草美人之遗韵,莫不摆落窠臼,自抒性情。”阐明了闽西客家诗歌崇尚自然、清新秀美、卓然于闽派“声律圆稳”之外的特色。杨澜的“山水清音”之论,是对客家文学审美价值的精辟概括,也是对中国自然美学传统观念的传承。客家人劳动生活在赣闽粤边区的青山绿水之间,千百年来聚族而居、耕读传家,天人合一思想是他们的生活理念。《汀南廑存集》中大量的山水田园诗就是最好的阐释。清代武平诗人李梦苡的《山行即事》是其中的精品之作:

  几重山外路,数里画中行。

  古树穿亭出,枯藤抱石生。

  媚人花欲笑,啮水石能鸣。

  未倦游人眼,松间月已明。

  在诗人眼里,古树、枯藤、花、石都是有生命的存在,它们穿亭抱石、欲笑能鸣,充满生机活力,展现了一幅幅宁静幽美的山中美景,字里行间传递出山水清音的共鸣。清代康乾年间,福建客家出现了两位诗画兼擅的名家,一是长汀人上官周,一是宁化人黄慎。上官周(1665—1749)擅长人物绣像,曾奉诏上京绘《康熙南巡图》(现存于故宫博物院),返乡后又绘成《晚笑堂画传》传世。查慎行《题竹庄罗浮山图》称“上官山人今虎头”,比之为晋代著名画家顾恺之。鲁迅十分推崇上官周,曾购买《画传》寄赠俄国木刻家亚历舍夫。上官周还擅诗,著有《晚笑堂诗集》。他的五古《竹庄秋月》云:“微云荡池沼,细浪吹纹漪。路犬吠行人,树鸟鸣高枝。景情殊可悦,得非行乐时。”写出了心物交融的审美意境。杨澜评价他:“诗亦风通,美如其画。”黄慎(1687—1770)是“扬州八怪”之一,擅长人物、山水、花鸟,特别是写意人物神情毕肖、气韵生动。黄慎有《蛟湖诗钞》四卷,诗词329首,郑板桥评其诗:“直抒胸臆,清新高雅。”他的《杂咏》诗云:

  春来柳暖读耕堂,坐拂花茵爱石床。

  门外秧针新绿遍,犊归村巷背斜阳。

  诗的审美是作者与读者在想象空间交流对话的过程,诗眼一个“爱”字,是审美主体的目光发现生活的美:柳暖、花茵、新绿、犊归……一切清新秀丽,一切充满温情。非但是作者,读者也陶醉在这片自然田园的美景之中,找到了心灵安宁的归宿。

  二

  诗歌审美表达的实现,有三个层面:现实的(眼前所见)、情感的(心中所思)、艺术的(审美表现)。诗人由眼前景物触动内心世界的波澜,有感而发,作成诗歌以吟咏情性,这是文学创作的普遍规律,这一“为情造文”的铁律在《汀南廑存集》中表现十分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