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史治世:古代社会治理之村坊与城乡

2019-10-25 作者:七娃   |   浏览(

  城市与文字、货币被认为是人类步入文明的三大标志。但张光直坚持:“中国初期的城市,不是经济起飞的产物,而是统治阶级用以获取和维护政治权力的工具。”西周春秋曾经存在普遍的邑居。靠近农田的小邑大约可容纳三十户,墙垣与里胥管理着农人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先秦至隋唐的大都邑实质上是小邑的聚合。规整的街道分割出类似于小邑的坊里,全城的坊门在鼓声中晓开昏闭。除个别年节,实行宵禁。汉代万户侯、唐代三品以上高官的宅第才能临街开门,其余宅门只能开于坊内。商业被置于固定的集市,在规定的时间内开市。

  隋炀帝盲目追求普遍城居,大业十一年诏:“今天下平一,海内晏如,宜令人悉城居,田随近给。”(《隋书·炀帝本纪》)结果是“百姓废业,屯集城堡,无以自给。”(《隋书·食货志》)这成为隋末天下大乱的诱因之一。唐武德七年,天下大定,颁《武德律》,行均田令及租庸调制,令“在邑居者为坊,在田野者为村。”(《旧唐书·食货志》)正式规定了村坊制。但此时的村坊只是居住地不同,除大都市工商别籍者外,一般城居者仍受田务农。《通典》卷二唐开元二十五年令:“其城居之人,本县无田者,听隔县受。”

  在大都市中,商业的力量逐渐突破了坊墙的限制。先是坊里之中出现了店铺,然后店铺为了生意的方便,往往凿破坊墙。代宗大历二年敕“诸坊市街曲,有侵街打墙接檐造舍等,先处分一切不许,并令毁拆。”(《唐会要》卷八十六)但到了宋代的汴京,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三云:“其余坊巷院落,纵横万数,莫知纪极,处处拥门。”“处处拥门”的夸耀,显然正是针对墙垣森严的坊里而言。宋代汴京猫鼠游戏的焦点已是“侵街”,即侵占街道搭建居舍店铺。真宗咸平五年,以京城衢巷狭隘,诏右侍禁閤门祗侯谢德权广之。德权既受诏,则先撤贵要邸舍,有诏止之。德权面请曰:“臣死不敢奉诏!”上不得已从之。(《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一)

  宋代在法律意义上区分“坊郭户”和“乡村户”。由《庆元条法事类》卷四十八可知,宋代镇、寨、城、市等与县、州并列为坊郭。坊郭户与此前汉唐城居者最大的区别,即在于脱离了农业,正如曾拜相的张商英晚年著《护法论》所言:“通都大邑,不耕而食者十居七八。”此时的“乡村”之意义,便也不单是行政层级“乡”与“村”的并称,更是与城市相对的农村乡下。哲宗元祐二年殿中御史孙升言:“城郭、乡村交相生养。城郭财有余,则百货有所售;乡村力有余,则百货无所乏。”(《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九四)乡村生产,城市消费的观念清晰可见。

  (李若晖,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哲学学院)

【更多新闻,请下载“海报新闻”客户端或订阅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 穿汉服绘灯笼 在川外籍人士成都庆中秋

    穿汉服绘灯笼。11日晚,来中国7年的美国人Gordon在成都告诉记者,中秋节的意义在于和家人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而吃月饼则是自己每年中秋节必做的事情[详细]

    09-12 10-09中国新闻网

  • 琴“诗”合鸣、放荷花灯……广州博物馆打造旅游夜间模式

    琴“诗”合鸣、放荷花灯……广州博物馆打造旅游夜间模式。传统祭月、品茗赏茶、琴“诗”合鸣、放荷花灯、投壶纸灯……广州南粤先贤馆、高剑父纪念馆等博物馆9日晚结合中秋传统节日主题,举行夜游博物馆活动,打造全域旅游夜间新模式[详细]

    09-10 10-09中国新闻网

  • 山西太原非遗文化进校园 传承古老艺术从少年开始

    传承古老艺术从少年开始。9日,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手工艺人走进山西省太原市的一所中学,学生们在手工艺人的指导下学习表演了传统艺术木偶戏,并制作了面塑、绛州木版年画等非遗作品,学生们展现出了浓厚的学习兴趣[详细]

    09-10 10-09中国新闻网

  • “十一”期间辽宁百余场次文化活动好戏连台

    “十一”期间辽宁百余场次文化活动好戏连台。原创中国芭蕾舞剧《八女投江》、交响音乐会《长征组歌》、话剧《干字碑》……记者从辽宁省文化演艺集团了解到,“十一”期间,辽宁省文化演艺集团组织旗下各艺术团体和文化单位创作推出系列文化活动,将给观众带来近20场...[详细]

    09-09 10-09新华网

  • 中国乡建实践亮相首尔双年展 探索乡村振兴

    中国乡建实践亮相首尔双年展。探索乡村振兴[详细]

    09-09 10-09中国新闻网

  • 评论:临近中秋 文创月饼过度包装不可取